绵刺属

饥饿感几乎不会消失或明显的降低
更新时间:2019-09-19 17:17 浏览:59 关闭窗口 打印此页

  这几年通过自己的观察、学习、总结,了解到一个重要的信息:原来肺脏与大肠相表里。而我听力下降时,只要去大便,尤其是拉肚子后,听力就会上升。最近又找了几张内脏的解剖图片,发现大肠与膀胱的距离很近,而且大肠居然向上盘旋一段,这段与胃的距离也不远。肠道内粪便的热量,会通过肠壁传导到胃部,难怪我每次饥饿时,饿得死去活来,抓紧去找点吃的来充饥,可是一边吃一边饿,饥饿感几乎不会消失或明显的降低。后来发现,如果饥饿时,我不去吃东西,只要去卫生间解手,努力把大肠内的粪便排空,饥饿感立刻消失,而且每次也一定会便出来。有时把尿液排空,听力也上升还会立刻打几个喷嚏。平时吃宣肺的药却没这样的效果,排尿后却有宣肺的效果,非常奇怪。

  总之,我自己感觉我的病症与肾虚没有直接关系,即使有关系,也是间接的关系。也就是说想办法让肝胆或大肠内的火热,回归肾中,也许病况会好转。目前我所遇到的本地医生只知道盲目、单纯的开补肾药,说实话真的没效果。

  另外,大便之前若去小便,尿液呈喷淋状态,像喷壶一样;大便后,隔一段时间若去小便,则不会呈现喷淋状态,尿液像一条细线很流畅。如果某一天,尿液是微黄的,只要把微黄的尿液排出去,听力上升非常明显。洗澡后尿液往往是深黄色的,若排出去,那听力上升得简直就更明显了。这再一次说明,大肠内或体内极有可能存在湿热。至于舌面为什么没有舌苔厚腻或黄腻的现象,我想可能是因为大肠与口腔的距离较远,热相不会体现在舌头上。

  单看舌相,普遍认为是寒湿重,然而我曾经服用过大量的麻黄、附子、肉桂、桂枝、吴茱萸、以及干姜这些偏于热性的中药,但是没有一丝一毫的疗效。这些所谓的热性药物入口后,仅仅是感觉有点苦而已,除此以外连最基本的反应都没有。

  当然,也不排除痰湿太重,是痰热导致的湿热,因为我吃肉后听力下降的厉害。所谓鱼生火,肉生痰。

  从这个意义上讲,病症的根源极有可能在大肠,也就是说不排除大肠内有湿热。排尿时能把大肠传到膀胱的热带走一部分,肺自然而然的出现短暂的宣发状态。宣肺后听力就会上升,这是我本人与其他患者不同之处。不排除是大肠湿热导致肺脏郁闭,肺脏郁闭导致耳聋。

  据说大肠的湿热来源于肝胆,治疗时,药方内应该有疏肝利胆的中药。我查阅了一下,治疗大肠湿热的方子,有三个经典古方,分别是:葛根岑连汤、黄岑汤、白头翁汤。现在天气炎热,我准备天气再凉爽一些时,相继尝试一下。只要找到患病的根源,用经方治病,往往立竿见影。现在我们当地的大多数医生自作聪明,拿患者当试验品,开的方子乱七八糟。见到热象就开清热药,见到寒相就开温补药,见到耳聋不是说你肾虚就是胆虚,要么就是小肠经、三焦经有问题,实在找不到根源就说你是脾虚。说温病的医生,在我们这,至今一个都没有。

  既然该方能使人拉水便,这个信息太重要了。不知道它是不是真的能把肠道中浑浊的东西完全排出去?

  因为我的病症有点怪,每次拉肚子后,或头部出汗后,感觉听力就会上升。不排除肠道的分清别浊功能出现了问题,偶尔把憋着的尿排空,听力也会上升。

  成药吃了不计其数,什么六味地黄丸、杞菊地黄丸、金匮肾气丸、耳聋丸,包括其他种类的补肾药,仍无效果。后来用食疗尝试,连续吃了好长时间的薏米来除湿,更是没任何反应。

  体内湿气重,这是毫无疑问的了。一直以来,我也分不清自己究竟是有寒湿,还是湿热,只要能弄清这点,也许治疗起来就会少走弯路。

  我只想服用旋复花和代赭石,外加一味当归,该方中的其他药都吃过没有任何反应。我知道拆分经方肯定是不对的,其实我主要是想尝试一下这两味药的效果。

下一篇文章 :下一篇:没有了
友情链接:

公司地址:

监督热线: